板蓝根

注册

 
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

连花清瘟还能火多久 [复制链接]

1#

连花清瘟经王思聪一质疑,一转发,立马又火了一把。

睡前消息编辑部在微博上发了一则消息“世卫组织推荐连花清瘟,谁告诉你的?”并配发了一段18:28分钟的视频,详细地向大家介绍了莲花清瘟被世卫组织推荐的由来,以岭药业股价异常波动的媒体原因。点评人数和点赞人数还不及王思聪转发后的点评人数和点赞人数高。

据有关媒体报道,王思聪其实还质疑“世卫组织推荐”与“连花清瘟”强行关联,并发布了“证监会应该严查以岭药业”的评论,后删除。

然而,以岭药业盘中跌停。对此,以岭药业相关负责人回应:“公司从未在任何场合表示’世卫组织推荐连花清瘟’”。

看来,作为拥有四千多万粉丝的网络大V,王思聪的杀伤力还是很强的。

连花清瘟,我曾经买过作为家庭备用药,是用来去火的。有时上火,头痛发热,全身酸软,喉咙发痒,我就知道自己是风热感冒了。立马泡杯清热去火的中成药,洗个热水澡,躺在被窝里休息一晚,基本上就痊愈了。我还是比较相信上火是热毒攻身的说法,会喝点自制的凉茶或者泡杯板蓝根、或者吃一小勺黄连上清丸。尽管我不是很相信中医,但是对草药还是相信的。我从小在农村长大,对农民传授给我的草药,我认为有时效果奇佳。前几天咳嗽得厉害,喉咙很痛。我去小区附近的绿行道旁扯了几把金银花藤煎汤喝,去超市买了几个梨子,再到药店买了金嗓子喉宝,等到吃了三盒金嗓子喉宝后,全好了。我从没想到连花清瘟竟然是专为非典研制的,而且时间极短,好像20多天就研制完毕。不过等到正式上市已是几年之后的事情了,非典早在当年天气炎热时就跑得无影无踪了。中国的药物从正式生产到上市,需要漫长的审批时间。几年前我在北戴河参加政协委员培训学习,新闻联播的海霞的老公给我们作了一场讲座,介绍他家的企业研制了一款治疗癌症的药物,物美价廉效果好,但是一直没有上市,审批时间太漫长。我隔壁的一位老伯伯,他的女婿也生产一款治疗癌症的药物,好几年还没批下来。这款连花清瘟虽然很遗憾没赶上非典,但是自从来了新冠,英雄总算有了用武之地。年被纳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》,连花清瘟销量一路飙升,同年内实现销售收入42.56亿元,同比增长.89%,年前三季度销售额超30亿,以岭股价三年内股价从12元涨到了43元。

随着世界卫生组织3月31日发布的一则关于中医药抗击新冠肺炎的专家评估会议纪要,连花清瘟的声誉达到了巅峰。在这次评估会议上,一位中国专家提到了莲花清瘟胶囊的一项临床研究,这项参与人数只有多名患者的非双盲实验显示,服用该药的患者症状恢复时间更短。

虽然只是分享,世卫组织官方尚未正式表态,但在中国,各方力量推动的媒体炒作之下,作为连花清瘟的唯一产家以岭药业,其股价三个交易日内大涨20%。

连花清瘟不仅被当做新冠治疗用药,而且还作为预防用药推荐给了健康人群。据报道,连花清瘟是上海人民的抗疫必备药品,有专车负责配送。上海被封控后,有些人肚子饿得咕咕叫,就想口饭吃,但是配送来的不是饭和菜,而是连花清瘟。似乎连花清瘟比吃饭还重要,整得上海人只想骂娘。

是药三分毒,这药是能不吃就不吃,这是我的养生理念。我从不乱吃药,尽管公费医疗,但医疗卡上的钱,基本没花掉。

我曾经也是药罐子,自从爱上跑步后,就很少吃药了。这几年听说跑步会磨损膝盖,我改为走路。随意走走,出点微汗,喝点白开水。这十几年来,基本没病。偶尔头疼脑热,就吃点清凉解毒的药。如果腹胀腹痛,就吃点藿香正气丸。我抗拒杂七杂八的中药汤,但对比较单纯的中成药和草药并不感冒。

我不会像一些人那样,听到风就是雨。如某院士说啥牌子的板蓝根治疗新冠有效,还进行了体外实验。我听不懂,半信半疑,想不到一夜之间就脱销了。人民日报好像立了大功,在微博上好像转发了某院士的话,当晚各大药房便挤满了人,顷刻就脱销了。

板蓝根就是板蓝根,哪有某个品牌的板蓝根可以治新冠,其他品牌的就不能吗?这话谁信?就有这么多人信。

几十年前,某报头版刊登某地水稻产量每亩七万多斤,也有很多人深信不疑。这怎么可能?有位农民很怀疑,偷偷跑来问我外公。我外公说,你把箩筐都装满了稻谷,看看一亩地能平放几箩筐?那农民立马明白了。我外公告诉他,不能说是他说的,否则吃不了兜着走。

任何时期,都有明白人和糊涂人。只不过,明白人碍于某些场景不好公开表达内心的想法而已。

就像核酸检测和打疫苗。有些人唯恐打不上疫苗,一开始自费花好几百元抢着打,后来是强制打,再后来是送礼品送补贴打。我这人保守,对疫苗很抗拒,因为研发时间太短了,信不过。有一次,一个

分享 转发
TOP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